相关文章

城事_黄山网络广播电视台

  应苏明:50年不辍打造锡器人生

  近年来,随着社会工业化进程,以及价廉物美的搪瓷、塑料、玻璃、不锈钢等现代器皿的兴起,全凭手工制作的锡器开始淡出人们的视野,传统的打锡艺人也越来越少。而歙县杞梓里镇齐武村65岁的徽州锡器传承人应苏明,却50年如一日至今坚守这门手艺,周而复始地敲打着锡制品,雕刻着精美的锡器人生。

  锡是排列在白金、黄金和银之后的第四种稀有金属,锡罐适合储装茶叶,从古至今都被公认为茶叶长期保鲜的最佳器皿。锡器素有“盛水水清甜、温酒酒甘醇、贮茶色不变、插花花长久”的特性,被现代人赞之为“绿色环保金属”,锡器在旧时代民间被广泛应用,如锡茶罐、锡茶壶、锡酒壶和锡香炉等,都曾经是日常或女儿嫁妆中的重要器物。那时浙江永康人的锡器加工在全国非常有名,他们均以个体经营为主。应苏明老家是浙江永康人,他15岁随父亲学制作锡器,是第五代家族传承人。因此,小时候的应苏明也没少跟着父亲挑着流动的担子走村串巷上门为农户家加工锡器。

  锡器的手工制作,看似粗活,其实工序十分细腻。一件锡制品打出来,大致有做坯料、裁剪、打磨、焊接、抛光等二十几道大工序。其中,捶打和抛光在制作环节中还要反复数十次。在应苏明的工具箱里,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锤子足有十几把。应苏明说,打锡基本功尤为重要,做坯料时,需化锡,锡容易烊化,小炉子上放木炭,用扇子煽旺炭火,不需要风箱,老家永康有专门用鸡毛做的扇子。再用一个铁勺,放在小炉子上。把锡板或残破的锡具放入勺子,全凭一双眼睛看牢火候。锡熔化成液体,既不能过长,也不能过短,用铁钳钳住勺子,把锡浇在锡板上,使它成为薄薄的锡片,锡片的厚薄均匀全凭手的感觉。仅从生炉熔锡开始,学徒至少三、五年才能出师,而这仅相当于“小学毕业”,加上雕刻技艺融会贯通,需要数十年的敲打和磨练。“境有心生,心里怎么想,手里就怎么敲,怎么刻,心和手必须配合,这样,你想做什么花样就会出什么花样。”应苏明说。

  为了增强锡器的观赏性,应苏明40岁时便四处拜徽州四雕名家为师,将徽派艺术有机地融合于传统的锡器制作中,梅兰竹菊、麒麟福娃皆能信手拈来。“五祀体”于他来说,算是最得意之作,无需模型,每个棱角都对称平直,中间一尊雕刻的狮子,只要轻轻触碰,便会吐舌、摆尾、戏珠,活灵活现。

  锡器耐酸耐碱、防潮,具有优美的金属色泽,而且应苏明手工打出的锡制工艺品栩栩如生、高雅动人,深受许多人喜爱,经常有不少省内外的锡器爱好者上门找到他订购。欣喜之外,令应苏明痛苦的是:“做这行当太苦累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干。”应苏明说,曾想把这门技艺传承给孙子的,可谁知他学习了一周之后竟然还是离开了家乡外出打工了,看来这门手艺有可能将会在自己的手里失传。随着年纪岁数渐长,这门活消耗体力太大,自己已经吃不消了。但面对后继无人的窘境,应苏明表示,身体允许的情况下,他会继续坚守着到最后。  (本报记者 吴孙民 文/摄)